24小时免费预订热线
4000-888-138

[香港 掠影]

时间:  2013-01-22 17:08:34   作 者:  刘艳   点击:   
更多

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
喜欢听王菲的《唱游》,喜欢那个婉转、空灵的声音带来的寂寞却华丽的感觉。喜欢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还有陌生城市的味道,然后在被人群覆盖过的路上回头张望自己的脚步;一个人感动,一个人微笑,独自回味行走中的种种心境…
 

<维港童话> Fairy tale of Vitoria Harbor, Hongkong 2007-01-08/09

香港,东方之珠,小资的的购物天堂,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没去过香港之前,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象征,一个与邓小平、与一九九七有关的名字。九七那一年,小平离开了我们,她回归了祖国,然后是高考、毕业、高考放榜、上大学……
那一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足以影响一个人、一座城市的命运。可一切似乎又是顺理成章、无可避免的。
 

当我踏足这片特殊的土地,已经过去了十年,而回归当天的画面仿佛还历历在目。香港,在我心中依然是一个模糊的名字,我只知道这个弹丸之地集中了最密集的商业和人口密度,寸金尺土,中西合璧。
我的目的地是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世界最高水平的展览场馆之一。会馆有恢宏现代的外观,正对中国最美丽的海港之一——维多利亚港,不远处便是文化中心、金紫荆广场、湾仔码头,抬眼望去可见直指向天空的中银大厦——香港的标志性建筑;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旅游、参观两相宜。
不得不佩服香港人的勤奋和专注,展览馆里有一流的布局和设施,为数众多的接待人员和专业的服务态度,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能照顾到观众和参展商。
最能让我体会到香港寸金尺土的是酒店的房价,高企的房价与房间实际的档次不能对等,四星级的酒店,还比不上国内的三星。我只能每天往返于港岛和九龙,如果不需要赶时间,双层巴士和渡轮,便成了我出行的第一选择。
香港发达的地铁、铁路网络无疑是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可我偏偏喜欢坐那些缓慢而笨重的双层巴士,坐在上层的第一个座位,视界开阔,完全没有挤公车的感觉,可以看到周围的林立的招牌、商铺和行色匆匆的行人,随着巴士走街串巷,阅尽或繁华或破落或传统或西化的市井景象。
晚上我没有去极尽奢华的Shopping Mall、百货公司或娱乐场所,我只是带着一双眼睛、一部DC,不停的看着拍着走着,走过油尖旺,走过午夜十二点仍不消散的密集人群,走过的喧闹的酒吧和大众化的食肆,走过传说中的淘宝胜地:通菜街鸭寮街...,走过九龙城码头,再一直走到尖沙咀码头,探访夜色中的钟楼和维港。
 

没有理由地喜欢大海和沙滩,喜欢任何一个滨海的城市。喜欢吹着海风,听着海浪,感受海水带着沙子流过脚面时的感觉;喜欢面朝大海,看潮涨潮退,日出日落,发发呆,或者思考人生的进退;然后忽然就想起了张雨生的《听海》。
第一次看见海,是由于多年前去湛江出差,路过忙碌的湛江港,从此海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亲切的印象与向往。之后,又陆续有机会见到了珠海情侣路侧恬静浪漫的海,青岛大气而亮丽的海,汕头的带着咸鱼气息的朴素的海湾,厦门环岛路外干净秀丽的海,上海夜色中瑰丽的海,以及深圳大梅沙沙滩外小家碧玉般的海。而在维港,我见到了一个纯粹的海港,湛蓝而碧绿的海水,豪华得令人心动的游船,以及历史悠久、极具本地特色的天星小轮。置身于悠闲摆渡的渡轮,对着美丽的海港,吹着习习的海风,于是忘了身在世界最繁忙的都市,忘了我从哪里来,将往何处。
不爱都市的繁华,不爱琳琅满目的商品,独爱这中西合璧的平民文化,和那个童话般的维港...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
这里的小吃很特别
这里的latte 不像水
这里的夜景很有感觉

在一万英尺的天边
在有港口view的房间
在讨价还价的商店
在凌晨喧闹的三四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们有多少时间能浪费
电话再甜美传真再安慰
也不足以应付不能拥抱你的遥远
我的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一个人过一天像过一年
海的那一边乌云一整片
我很想为了你快乐一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
 

<太平山顶的夜晚> The Peak,Hongkong 2007,30/4~1/5

太平山,香港最高的一座山,其实并不高,却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吸引了许多像我这样的人,在这样一个清凉的夜晚,来到山顶,登高,仰望。广州也有白云山,只是,在平常的日子,很少有时间、有心情、有机会,在夜晚登上这样的山顶。
再次面对维港,再次为一个人,默默地守望。她曾经说过:爱人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也许,是为了可以离心中的天堂再近一点,在这样一个夜晚,我一个人,来到太平山顶。
从这里,往下可以看得到灯火装点下的美丽的维港,大半个港岛,中银大厦和对岸尖沙嘴的钟楼。花俩港元,则可以在山顶广场或凌霄阁的观景台,用天文望远镜看夜晚的天空。可惜今晚的云很多,更没有月色和星星。不过,在太平山顶的夜晚,集合了山景、海景、科技和商业四大元素,可以说是香港最美的夜景之一了。我不喜欢花时间购物,却也被商铺里的各种布置和小玩意所吸引,像个游乐园里的孩子,流连忘返。
古老又现代的缆车、璀璨的维港夜景、杜沙馆李维妙维肖的蜡像、山顶的建筑、装饰和喷泉广场,外国游客各种各样的脸,一个个鲜活的影像在眼前轮番出现、转换,让人恍若梦中。是他们走进了我的梦,还是我闯入了别人的梦中?我用相机留下每个吸引我的影像,可是注定与他们只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过了今晚,人生走远,也许从此不会再遇上。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回顾这些相片,我还会想起一些关于这个晚上的片断,记忆,又逐一浮现,这就够了吧。
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常常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在梦中,还是前世来过?如果有前世,我最远曾经去过些什么地方?我牵过谁的手,今生又会有谁在旅途中相伴我的身旁?
扯远了,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在香港,太平山顶,我曾经来过。
 

<尖沙嘴的一夜> One Night at Tsim Sha Tsui, kowloon

收起杂乱的思绪,下山。
十一点半,坐上最后一班从港岛开往九龙的天星渡轮。深夜的维港很静,风很凉,对岸灯火阑珊。就在这一刻,忽然想起灰姑娘在十二点整变回村姑的神奇。可惜,我不是谁的王子,那个夜里为我弹琴的天使,已经离开...
香港的城市交通延续到深夜一点,所以不用担心回家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在这个别人的城市,今晚我睡在哪里?本来来之前是可以订好酒店的,本来是不打算晚上跑这么远的,本来……可是,人生本来就有太多的意外和不确定因素,而一成不变、毫无惊奇的生活,我已经厌倦。无论出差还是旅行,如果太舒服,就失去了行走的意义,也很可能错过一些很有趣的经历。当然我不会露宿街头,其实我知道,那些标着高价为商务旅行人士准备的酒店并不是住宿的唯一选择,我曾经在无锡和苏州木牍深夜里几乎空无一人的街头,找到了一个深藏在已经关门的商铺楼上的干净的小旅馆,而价格,当然是比较吸引人的。
就这样拿着手上的自助游指南慢慢找,终于找到了一家价格和环境都还算满意的旅馆。感觉很像目前国内的青年旅馆,有合法的政府牌照,安全比较有保障。忽然发现有很多这样的小旅馆,包括有牌照和没有牌照的,都在营业。其实这个旅馆也就是一些私人房间改造而成,比较分散,混杂在居民住宅中间,还有一些改成了货仓、服装贸易公司和小加工厂,或者租给在这里做生意的外国人,以东南亚、巴基斯坦人居多,楼下就是嘈杂的街道商铺。由于是展览期间和旅游假期,双人和单人间早已客满,我只能挑了一个六人间的床位,八十港币一晚。
身在香港这样的城市,想不遇见外国人都很难,不过和一堆外国人住在一起,还真是第一次。我去的时候,对面床上睡了一个人,背对着我,扎着巴西人那种小辫子,等她转过身来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个女的,鼻子和耳朵上都穿着银色的铁环。她叫米歇尔,从瑞士苏黎世来,去了日本、泰国、越南,香港是这次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在日本学空手道,而越南,是她母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香港,则是她乘坐回国联程航班的中转站。我强烈向她推荐中国大陆,她两手一摊:呵呵,两万欧罗花光了,没钱,只好等下次了。她在家乡的工作是骑着自行车派发邮件、包裹,类似于国内的快递员;想象一下在那样的国度,骑自行车穿梭于城市、乡村之间,沿途是整洁的街道,偶尔还可以看见乡间草地上悠闲吃草的奶牛,那是多么有趣而浪漫的工作。
陆续又住进来一个来自美国的大胡子法兰克和瑞典的高小伙子艾瑞克。大家聊起来,发现除了我,他们都是来旅行的。米歇尔和艾瑞克都是工作了一段时间(一两年或者几年),攒了一定的钱之后,就来旅行,亚洲的人文和风景吸引着他们一遍一遍地来;法兰克已经退休,按他自己的话来说:旅行就是他现在的工作,真是一份好工作。艾瑞克接着要去西安,还有桂林,我夸他做了一个好选择,刚好去年去过,于是向他介绍路线,教他去阳朔漂流,住农家旅馆,去西街泡吧和看张艺谋的《印象刘三姐》。小伙子听得津津有味,而我也添油加醋,做了一回纸上导游,当然是不收小费和回扣那种。法兰克老是抱怨中国人不懂英文,害他上次在北京、西安、和南宁都碰了钉子,还担心我们办不好零八奥运。我说放心吧,我们会尽全力做好,他还是那句:Chinese does not speak English。真是个老顽固。可是他嘴里抱怨着,却又一遍一遍地来,我相信明年的奥运,他也一定还会来。旅馆里的冰箱、炊具都是免费使用的,还有一个小露台,不同国家的人,聚在这里聊天,交流旅游的心得。还有人花五十港元在这里租一个空地,架起帐篷就睡。对他们来说,吃和住不需要很好,旅行本身,才是最重要的。有趣的外国人。
这些外国人都背着大大的行囊,带着简单实用的生活用品,抱着旅行指南,控制着自己的预算,周游列国。他们不是来享受的,而是实实在在地游历、行走世界。说实在话,我很羡慕和向往这样的生活体验。可惜,我们的社会发展和生活水平,实在还没有赶上西方发达国家。按照中国传统的人生轨迹,安分工作,艰苦奋斗一二十年,买个房子,然后结婚生子,攒钱养育后代和养老;大部分人,为了谋生二字劳碌半生,然后是操心医疗问题、房子问题和儿女的教育、婚姻,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和金钱去旅行?即使有了钱,可能已经老得不能出远门了。当然那些一夜暴富到处扔钱摆阔以及借公务之名吃喝旅游的人不在此列。
唉,又想远了。人生的许多梦想,都是不能实现的,而拥有梦想,总比连梦想都没有要好吧。
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和几个外国人一起,聊天,想起我那些流浪,和为爱远走天涯的梦想。

发表我的评论:

  • *[使用论坛账号]
  • *为必填项 请文明用语,还可以输入 400

  •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闭